過去兩次,都是由我說我家人走了;聽的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該說是知道不需要說什麼)。


這一次,我成了聽者;我不知道說什麼(或該說我知道我不需要說什麼)。


好久不見、永遠靜候;祝 早日回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