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博士班的專題課程中,受邀的講者以「小眾傳播」的概念作為講題;投影片第一頁的「我們是怎樣瞭解這世界的?」「什麼是對的?」問題就著實讓我驚訝與反思。
 
昨天上午,一位主管經過我辦公室找我閒談。他說我每天早晚都跑步(當然這不是事實)、而且很多人都知道;過去,類似的「瞎子摸象」誤會實在屢見不鮮。我掐指一算,能讓我在早上、黃昏跑步同時都遇上的族群明明用一隻手就數得完,而且這些人也幾乎都曾對我提過相同疑問:「你每天早晚都跑步嗎?」雖然我很希望我自己有資格告訴對方「是的!」,但我答案明明就是「我一天只跑一次,我只是會視當天行程的安排來決定跑步的時間而已」。
 
「很多人」都知道?「每天早晚都...」?是因為一個人在清晨看到我跑步了、一個人在黃昏看到我跑步了、再加上一個資訊整合者把這兩個訊息合併,就形成了「『很多人』都知道」、「每天早晚都」嗎?
 
我們是怎樣認識這個世界、周遭的人事物的?用一個觀察代表一個"趨勢"、用幾個人的觀察代表"很多"?再加上傳播過程的訊息失真、多一個關鍵字、少一個關鍵字、加油添醋、...,即使客觀拼湊這些片段的資訊,拼湊後的結論是「對」的、是「事實」的成分有多高?
 
看起來,創造謠言很簡單,就是讓自己行為不要遵循某一個特定Pattern;因為這樣你就有機會作相同事時面對不同族群、創造多個別人對你的不同觀察,而這些觀察拼湊起來,就可形成一個以不少樣本為基礎的"事實",一個你自己都不知道、甚至想辯都辯不了的事實。
 
「事實」,很可能只是由數個言之鑿鑿、自認客觀的觀察所拼湊出的產物,至於當事者的現身說法是什麼,也許已不重要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