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時,我皺著眉,在行政大樓的辦公室裡,一邊處理著有點難搞的文件、一邊愁著呆會自己又得冒雨跑步了。

突然間,兩個研究室學生怯生生地走進這間辦公室,我第一時間的反射想法是「又發生了什麼大事了?!」(通常對於這種沒有預約就出現的個案,我的第一直覺往往是有「在Email中難以啟齒的問題」發生了),當然掛在我嘴上的卻是掩飾後的沈穩語氣:「有什麼事嗎?」學生不疾不徐地遞了一罐溫的金桔檸檬茶給我,「這幾天老師好像有點感冒」。我才想起這幾天因為氣溫驟變,在跟他們個別Meeting時,我曾咳了幾次(當時我自己倒是認為稀鬆平常而無以為意)。

接過我的謝意後他們離開。我看著Notebook邊喝了一半的冰涼Zero、揣想著自己剛喝了可樂後微飽的肚子;以往在這樣思考後,我會把得到的食物再轉贈給辦公室的其他同仁,但這一次,我選擇把剩下Zero灌到肚裡,趁著金桔檸檬茶還有餘溫,也把它一起灌下肚裡。

當時,我肚子很撐,但眉頭卻不再深鎖、嘴角也不自主地上揚...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