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大早,在校園裡看一位面善的慈祥婦人,臉上掛著一副淺笑、臉頰旁也泛著幾滴汗珠,一時間記不起自己曾在哪見過她。

 

婦人手裡拿著一個沾了泥土、被壓扁的泡麵紙碗,又繞到我前方的矮樹叢裡、彎下腰、撿起樹根周邊的一個吸管套。等她走遠,我才憶起她就是一面之緣的校長夫人。

 

想著自己剛剛才在蕃茄村裡悠閒地享受早餐,心裡泛起一股莫名的感動與慚愧..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