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找侯老師當指導教授,請三思。」這是別人對於想找我擔任指導教授的學生所給的委婉建議,當然這樣的講法以外還有其他更多更尖銳的建議。

我的教書生涯已正式邁入二位數了,給學生的苛責遠多過鼓勵,我以為老師與學生是一個合作團隊,鼓勵不是我這個團隊的自己人所該給學生的,而是待我們這個團隊把自己任務做好,自然就會有人鼓勵我們這個團隊的成果;否則內部的自我鼓勵太多,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在這點上,當我的學生的確是很辛苦的事。

我會跟著學生參加各種比賽(除非我有避不開的行程);在瑣碎的研究生活中最欣慰的一刻、最開心看到的一幕就是學生的名字在頒獎典禮上被喚起、他們高興、驚喜地上台、他們害羞卻又難掩興奮地接下獎狀的那一刻;就好像所有過去的辛苦都在那一刻得到了證明、所有該得的鼓勵在那一刻都一次還清。 這將近十年的教職歲月,我們共同創造了88次的獲獎紀錄。幾週前,因為某個需要,我被實地訪視。

當時,訪問員問了我一個問題:「你人生到目前為止最大的驕傲是什麼?」我的回答是:「有些人以為我得過很多獎,但其實並沒有;所以,我的人生驕傲也不是我個人曾得過什麼大獎,而是我一直有一群有能力得獎、獲得肯定的學生。」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