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老爸走後,每次一回嘉義,老媽就會交待一些讓我覺得很複雜的「身後事」。

「那棟房子賣掉後的錢,我、你二姐、你、你弟要來平分,因為你大姊已經...」、「這棟房子未來只能你跟你弟分,因為你們...」、「我有買...」。對於這些話,我其實都沒真正聽進去、也沒真的想搞懂;或該說我根本不願意弄懂。每每我都只是「嗯嗯」地虛應過去。

 所謂的「那棟房子」在這幾天賣出去了。這陣子拿到現款後,老媽前後打了幾通電話跟我提分錢的事,「房子賣出去後,錢分一分,每個人可以拿到****萬元...」「嗯...」「你的那份要入到哪個"口座"(i.e., 帳號)?」「我不需要啦,你拿去用...」「不行啦,每個人都要拿的,你不拿我就幫你擺定存...」「你先擺你那,就當我給你的月俸,你慢慢從當中扣啦...」「這樣要扣到啥時才扣得完?... 我洗擱ㄟ當甲嘎當席?(i.e., 我是還能夠活到何時?)」

此話一出,我心情頓時驟沈,「賀啦! 賀啦! 哩匯鬼來...(i.e., 好啦好啦,你匯過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