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學術圈子裡(即使其他圈子應該也是),對於那些我認為越忙的人、表現越傑出的人,我越不敢麻煩他們幫我的忙,除非真有必要的大事。若是小事,我就得先問問自己是否與對方交情夠、是否可以佔點私交的便宜,才敢作出有點不禮貌的請託。
 
在擔任期刊主編等任務後,我慢慢意識到自己得更學會放下自尊、承受別人可能對我的請託感受無禮的可能,開始需要硬著頭皮、厚著臉皮,對素昧平生的人發出請託。慢慢地,隨著我的膽子變大後,我開始敢學著向這些我覺得很有威望的人發出我的「求救訊號」,不管是找演講者、找審稿者、請教經驗、...。但我的經驗卻讓我感到意外,這些讓我不抱希望的人,回覆請託的效率都特別好、也特別願意幫忙;除了意外,心裡產生的就是感激與欽佩—成功真的不是沒有道理。
 
幾年前,我被資深教授訓斥我沒有領導、指揮能力。接收到這訊息的第一時間,我甚是不平與委屈;雖然經過幾天思考後,我願意去承認對方講的沒有錯;但更重要地,隨著時間的經過,我越來越得到證明—對方所講的確確實實是對的,而且對得那麼一針見血。
 
越有績效的人,越忙;越忙的人,越肯幫忙。別人不肯幫忙?問問自己。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