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更智慧"的手機後,我覺得生活變得更方便。多年來,我習慣以手機當鬧鐘;而智慧手機可搭配的應用軟體琳瑯滿目,因此手機的鬧鐘功能也變得更符合我的各種需要。
 
對我而言,我新手機鬧鐘程式的「叫床」功能很強、使用上也很方便、還有有趣的「貪睡模式」。在沒有這樣方便的功能以前,每天睡前我都會"精算"自己隔天該幾點起床。若要起床跑步,那加上跑完洗澡、平靜休息還必須補上多少時間;若要搭車出差,考量交通狀況、出差地點遠近必須幾點幾分起床,... 算好時間、設上鬧鐘,隔天鬧鐘一響、就只能彈起來,否則可能會一不小心時間就變色了。在那時候,我還頗常7:00左右就進學校的辦公室。
 
有了方便的鬧鐘設定功能後,我漸漸地已經習慣預設好幾個時間6:20、6:30、7:00,每天睡前把對應的鬧鈴打開。一開始,我只會開啟一個到兩個最適合隔天行程的鬧鐘時間,但從某天起,每天開啟這三個鬧鐘已經是我想都不用想的睡前作業。當時同時開啟這些鬧鐘時間的主要原因是擔心自己會不小心、無意識按掉鬧鈴的一種防範措施。但有趣的是,每天早上,這三個時間一到,我都會「有意識」地把它按掉;然後讓自己在最後一個時間才起床。而我的習慣也從原本的7:00左右進辦公室,變成了7:00左右起床。
 
每週一晚上是我研究室學生被要求繳交進度報告的時間。開始的幾屆,總偶而會有人把報告拖到凌晨、三四點、甚至清晨才繳交;一開始,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於遲交者偶而給予口頭訓誡或提醒;但習慣使然,慢慢地大家繳報告的時間越拖越晚,直到某一週沒有人在週二凌晨前把報告繳出來,才真正讓我大怒,我也從此不允許任何研究室學生在週一24:00前未繳報告。這樣的規定算是相安無事了幾年,但另一種常態卻慢慢形成了,雖然研究室學生都盡可能地嚴守週一24:00前繳報告的戒律(除了幾個偶而擦槍走火的案例以外),但從一開始分佈在19:00~24:00範圍的繳報告時間,變成了以22:00~24:00為大宗,更嚴重的,已經變成往23:30~24:00的時間範圍挪移;這現象引發我第二次嚴正地對繳報告時間大怒。為此,我又增加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為"不允許持續多次地太晚繳報告",到目前為止,這戒律被遵守的情況尚稱良好。
 
人若順從習慣、順從最原始的慾望、不去刻意地修正與調整,那麼一旦有空間或彈性,好像自然地會往所謂「惰」的一方靠攏,就好像水往低處流一樣地自然。要養成勤勞的習慣,可能會把自己搞得天天在天人交戰(好啦,是有點誇張...);但養成懶惰的習慣卻是不用學習的天性。
 
現在,我手機上的三個預設時間已經被我清掉,也等同把「避免自己睡過頭」的冠冕堂皇理由與彈性從我的每天早上抽走。同理,「教育」好像也在逐漸在抽走每個人與生具有彈性、逐漸限制人天性的蔓延與氾濫。
 
「老師」是逆天行道者!怪不得我每天要克服的衝突有這麼多、這麼大,這樣看來,這些衝突的存在也是合理的了,誰叫我要逆天行道...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