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了主管研習課程,你心裡有些感觸(這感觸與課程內容並無直接關係)。

校長在研習課程一開始的引言時提到,在這個學校,要研究做得好,才會擔任行政主管,這是學校的文化。看著這些身兼多職的行政、教學主管們,有的白髮斑斑、有的年輕有幹勁,你腦袋瓜裡冒出的是坐在這裡的人有很多人現在心裡掛念的一定是主管以外的其他形形色色任務。昨天深夜,你不急著將Email整理歸檔,想觀察你自己每天到底在哪些不同的身份間、對象間、心情間切換:

有時你是個行政主管,必須Watch屬下們處理任務的概況、決定新任務/新狀況該如何處理才好
有時你是系院校的一個成員,必須回應系院校不同委員會的
有時你是個研究者,必須撰寫研究論文、回覆審查意見與各式計畫資料
有時你是個教學者,必須滿足系院校的教學規範
有時你是個學生研究指導者,必須挑剔不同學生形形色色的報告謬誤、觀點瑕疵
有時你是學生的諮詢者,必須幫學生的疑難解惑、幫她們寫推薦信
有時你是個畢業學生的哈拉兼訴苦對象,聽著/說著彼此的生活經驗與看法
有時你是個期刊編輯團隊一員或主編,必須面對作者形形色色的請託、閱讀品質各異的論文
有時你是個受委託的委員,必須審察各種報告、會議紀錄
有時你是不同學會的任務團隊一員,必須看著不同任務的指派結論與策略走向
有時你是個基金會執行長,必須Review啥訊息可以納入電子報中、關注會務的一些細瑣雜事
有時你是個老同學的好友,必須協助他們求才需求、和協調打球/聚餐的時間
有時你是個不同族群伙伴的同行者,相約跑步、游泳的時間,以及為各種其他規劃提出意見與意願
有時你是個投機者,看著不同報表與圖表上的生硬數字與起起落落趨勢
有時你是個觀望者,看著FB上不同族群的朋友們分別有啥新近況、網路新聞裡多了啥大事...
有時你是個資訊接收者,看著各項新知、Tips與不知真偽的小道消息
...

有些互動對象對你很恭敬有禮、有些互動對象對你很白目
有些互動對象一切以你為重,有些互動對象只看到自己、沒想到別人
有些互動對象表達清楚有條理、有些互動對象語焉不詳,甚至讓人不知所云
有些互動對象很仔細,有些互動對象很潦草
有些互動對象很專業,有些互動對象很"隨性"
有些互動對象很真誠,有些互動對象卻挺官腔
...

有時你必須畢恭畢敬,有時卻要態度強硬
有時你必須嚴厲相對、當頭棒喝,有時卻要諄諄善誘、曉以大義
有時你必須鞠躬拜託,有時卻要頤指氣使
有時你必須謙卑受教,但有時卻得嚴正捍衛
有時你積極處理、效率驚人,但有時卻又不想面對、置之不理
有時你游刃有餘,但有時卻疲於應對
有時你不自覺地會心一笑,有時卻會不由得牢騷滿腔
有時你被搞得哈哈大笑,有時被弄得氣到不行
有時你感動莫名,有時卻又灰心失落
有時你收穫良多,有時你覺得言不及義
有時你得用字謹慎,但有時卻需鬼話連篇
有時你必須熱情和藹,但有時卻要冷漠尖銳
...

 「你都在幹嘛?」、「你都在忙啥?」既然無法一言以蔽之,你就只會傻笑、尷尬、摸頭:「沒幹嘛!成天瞎混、東摸摸西摸摸、遊山玩水,結果一事無成...」然後,你就可以換來「你好閒喔!還能放暑假、一週只有幾小時的課~」的結論。

課程結束後的黃昏,碰巧遇到準備去運動的校長,他問你「今天收穫多不多?」;你說「收穫很多,謝謝校長」。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