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開始了我的巴塞隆納行程,當初這是全部行程中我最希望被擠掉的一段,因為在2003年暑假時,我也曾經來過這裡。
 
昨天下午,從馬德里飛往到巴塞隆納後,我反而開始有種追尋以往足跡的一種激動。時時想著當下這個畫面,七年前是否曾見過、當時的自己在這個情境究竟幹嘛?這種激動始料未及。
 
出發前,我刻意不先Search自己過去的照片檔,想等到結束行程後,再比對自己對過去記得多少。回到飯店後,看著2003的照片,才喚起原來當時的自己還是以DV為主、數位相機為輔的方式拍照;當時對照相也一點概念都沒有,就只懂得照像是一種「把存在的事實保留下來」的記錄方式。我跟同行的老師笑說,只有在不可以照相的館場內,我才會進入「專心模式」(即指專心聽當地導遊講解一些景物與歷史)。今天,每到悸動處,我都跳過領隊、直接進入我的「專心模式」與導遊詢問:「這裡是不是以前...」、「那裡是不是有...」,雖然景物、規矩隨著時代已逐漸改變,而導遊的說明驗證了「這裡的確曾經...」、「那裡的確...」。「You have a very good memory!!」是我得到的評分,就像小學生很高興老師在自己作業上畫了很多個蘋果一樣。
 
舊地重遊原來這麼奇妙,當別人看著、聆聽著當下的景致與歷史時,我卻在歷史中。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