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改拿單眼相機出國後,我拿起相機、按下快門的頻率跟著變高。同行的人也通常不會找我幫他們拍照,可能因為看到我無時無刻不忙著取景而不敢麻煩我;他們只會提醒我,回國後要記得把照片分享給他們。所以,某種程度我具有必須幫大家把旅行照片拍好的使命。

但也因為開始拿了單眼相機,看似專業的表象,在路上被其他觀光客請託幫忙拍照的頻率反而跟著變高。今天,在一個皇宮廣場前,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用著我不清楚的語言跟我講話,我原以為我作錯了什麼,直到她拿起相機筆畫一下她自己跟她一旁的白髮老婦人(我假設她們是一對母女),我才搞懂她應該是想要我幫她們拍張合照。

女子持續用著我不懂的語言指了指方向與大致區塊,我想就是要告訴我她們想要的拍照區域。一般,若是遇到禮貌的請託者,我通常會依環境狀況,分別為對方拍橫幅、直幅照片各一張;若是沒禮貌的,可能連構圖都會很隨便處理。

其實當下我已經落隊頗久,還不時急著望向團圓的去向;但我還是選擇仔細地為這對依偎的很親密的母女橫豎各拍了一張照片、把相機遞還給她們。當下我很有信心,那會是兩幅充滿景色與感情的圖像。我轉身離開,但我知道她們馬上遞相機後就確認,我身後冒出大聲的「Very Nice」感謝,我回過頭望向她們、母女笑得很開心,我也跟著對她們會心一笑。

因為這樣,我的心情也跟著Very Nice.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