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是我的天,本該輕鬆的週末卻得到不少讓人失落的消息;下午三點才吃了午飯,一整個沒勁地拖著疲憊的身與心從學校回家,想好好放空一下。
 
放空的時候,想著伴我大學以前歲月的嘉義老家可能在明天就要被賣掉的消息,突然很多小時後的回憶都冒出來了。「缺錢買零食時,就會去找眼盲在門口乘涼的阿嬤要零錢」、「側邊空地常有的牛大便、只長高度不長木瓜的木瓜樹、種了N百次結了豆莢卻不能拿來榨豆漿的黃豆」、「三樓加蓋的克難羽球場、壁縫還不時吃掉打沒幾次的羽球」、「韋恩颱風吹走一樓的鐵捲門、砸破一樓玻璃門與三樓石綿瓦」、「家裡第一次裝冷氣的不滿足感」、「曾經全家人窩在一起的一樓大通舖(我猜建安已經忘了這段日子)」、「喜歡拿著鉛筆亂畫家裡的白牆」、「夏天午後喜歡睡在冰涼的大理石地板上」、「喜歡在午睡老爸的大肚子上疊一堆書、吵醒他,讓他帶我們去百貨公司、公園玩」、「令人害怕的後院廁所、前門水龍頭水錶,因為常會有蟾蜍躲在一角」、「喜歡在側邊空地牛車上玩現在想起來是極度危險的小孩遊戲」...
 
那裡是個充滿回憶的「家」,現在它能留下的只是回憶;至於「房子」,就賣了吧。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