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批評別人為什不那樣作、為何不這樣作、豬腦袋時,很可能豬腦袋的反而是考量過少的自己。
  • 有時,抱怨別人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忽略那麼多事、過度天真時,很可能過度天真的反而是劃地自限的自己。
「批評」與「抱怨」,很可能起因都只是自己的「不夠知道」—不夠知道限制的存在、或不夠知道限制其實不是限制。人可以允許自己不夠知道,但不可以同時允許自己擅加批評與抱怨,只能將批評與抱怨轉為詢問與疑慮。
 
你可以批評與抱怨,只是你得夠知道。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