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走了一年多。這段時間回嘉義時,偶而在一樓看到他的照片時,就會回想到一些小時候有他的畫面。

從小,我就沒唸過幼稚園,白天應該是髒兮兮地跟老弟在鄰居家裡"打工"吧。印象中,有一回中午老爹載我一起送便當給當時正念國小的二姐。在教室外,老爹授意我跟著前方的一個男同學、把便當送進去那個男同學所走進的教室裡。

這個男同學就從後門進了教室,一直走到坐在講桌後的老師面前;而從沒進過教室的我,矮小個子穿梭在桌椅間,感覺像是進了森林一樣,但我的出現已經陸續引來一陣笑聲;沒多久,我看到了二姐。但我還是傻楞楞地跟在那個男同學後面,等男同學跟老師講完話後,我跟上、把便當放在老師面前的講桌上、離開;伴隨著教室裡的一陣哄堂大笑,眼睛的餘光卻看到當時面露羞怯的二姐。

離開教室後,我看著老爹,他也在大笑。當時,我不懂,為何所有人都在笑,只是我也跟著咯咯笑... 那是我印象中老爹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