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晚上,從台北回新竹的巴士上,窗外的夜景跟那天趕著回老家面對老爹離開的那個晚上一樣;唯一不一樣的是心情;一個是既想卻又害怕趕快回到老家的心情,一個是期待回到老家的心情。

在車上想了很多以前跟老媽互動的場景,尤其是讓她對我感覺抱歉的幾幕,突然很希望這巴士的終點不是新竹、而是嘉義。若不是週六、週日已經行程滿檔,實在有股衝動轉車回嘉義,就像當時那一晚一樣。老二生了Baby,而我到現在都還沒回去看過、自從父親節帶個訊息給老爸後,也沒再回嘉義過、... 突然想要任性地把所有週末的約都推掉。

回到新竹,看著Outlook捲出一封又一封的未讀信件,「剛接手的資訊實驗室又出狀況了...」、「一份份學生修過待批閱的報告...」、「國際研討會的網頁範例等著翻新...」、「審稿、審計畫的Requests...」、「週六一早的會議有老師約共乘...」、「...」,待處裡的信件又再累積一堆,... 算了還是一個一個來吧...。深夜凌晨,辦公室電話響起...,「你在忙嗎?」「有什麼事嗎?」...「好,我等一下去你辦公室...」,忘了談了多久,自己曾經的經歷、感觸在幾小時內再為對方重述一次,好像稍稍解決了對方問題,「我心情好多了...,你要回去了嗎?」「嗯,差不多,應該會收一收東西吧...」。回到家,早上設定iRobot已經把家裡打掃乾淨,清清iRobot裡面的灰塵、收拾陽台晾的衣服、...、整理工作/Emails/documents,結果又耗到清晨...,想要學學朋友口中「工作回到家後全面放空」的境界又再度成了下一個明天的願望。

週六一早,從新竹往台北的巴士上,Koji冷不防地傳給了我一個MSN訊息--「我週日要去嘉義...」,想不到還是個離家不遠處的地方。好像老天在暗示我「這是你的最後機會了」,心裡有種衝動想回他「我明天跟你下去...」,但理性與責任又淹過這個慾望。

週日,疲累地起床、跑步、改報告、打球、備課... 有時候真想任性地把自以為的責任放掉,但理性卻還是又乖乖地把這些責任丟進行事曆裡、送進檔案夾裡...

Back Home,等十月中從美國回來時再看看吧,也許。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