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我的第一直覺,一位成功轉戰演藝圈的作家。
 
週日下午,電視重播吳念真在沈春華Live Show受訪的節目。說實話,我對他的印象不算正面,記得學生時代曾在蚊子電影看過他的「多桑」,直覺那是一部沈悶的電影,當時心裡一直嘀咕著好好的作家,幹嘛換跑道當起導演來。所以對於這個重播節目,一如往常地,我選擇聽電視、而不是看電視,直到他提到他對情感刻畫的邏輯以及對人物的看法時,我的視線才從電腦螢幕轉向電視螢幕。我不得不欣賞他對於內斂卻深刻的情感採用最平實的手法與語言表達的功力,突然間,我發現,我好像該重新評斷這個人、重新再看看「多桑」這部片子,尤其對於年初才歷經父喪的我而言,一定有不一樣的感觸。
 
專訪中另一段吸引我的高潮是主持人問及他的兄弟姊妹關係,主持人問的隱諱,而吳答得意有所指、眼泛淚光,雖然不敢確定他們在談啥,但總有一種自己似曾擁有過的感覺,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Google了一下。想不到一查,反而是我要泛淚光了... 我很震驚在我親人發生過的一個事件,卻在吳的身上發生過了兩次。我也被問過類似的問題,「如果可以再重來,你會不會...」,我想,我的答案跟吳一樣,「很抱歉,我作不到...」雖然我從沒真正為這問題感到深刻自責,但它卻偶而地會在某些時刻出現,「如果... 是不是會...」,所以我全然地理解吳泛著淚光的同時卻又從口中隱諱說出他作不到的矛盾。
 
正想繼續看下去時,MSN的訊息響起,Goldie催我為何還在線上,原來我已經忘了打球時間到了... 帶著遺憾,我關掉這段專訪,至今我還在網路上Search這段專訪;「多桑」、「這段專訪」成了我的目標。
 
在重新定位對這位人物的看法的同時,我也重新找到了定位自己的觀點。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