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的Email裡有一封來自「一般民眾」的信,主旨是要告訴我他年紀大後發現凌晨跑步所面臨的生理問題,算是告誡我避免凌晨跑步(信件內容還不短)。想必是因為幾天前我的個人新聞報導所引發的效應,讓我哭笑不得的是,我並沒有"喜歡"在凌晨跑步,只是因為行程安排因素而被迫「晨」跑,但卻又對這社會的陌莫名熱情感到一絲溫暖。
 
今天,Email信箱裡來了一封「期盼你的回信」為標題的信件,我以為又是另一封「新聞投書」。看了後,我心情沈了,又是另一個向我打探老三音訊的信件。不同以往的是,對方是個我有印象的人,一個我有印象看著老三曾跟她打打鬧鬧、彼此虧損的一幕一幕,也就是一個曾經有過共同回憶的友人。來來回回幾封信,我可以理解這消息給對方的衝擊;但同樣地,這互動過程也是我的衝擊,當時的回憶又再次重現。我相信,若老三地下有知,知道這位許久失聯的熟識伙伴在尋找她、要去看她,一定也會很激動的。
 
她,真的離開了嗎?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