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沒有畢業;今年,我畢業了!
 
  5/20、5/27、6/18三天分別是我的三個Tribal Council;拿美國實境節目來比對,對我而言,這三天的會議不像The Apprentice的Ballroom Meeting、更不像ANTM的Judges,像是Survivor裡的Tribal Council。三個Tribal Council每過一關,就會有來自不同管道的恭喜。

  6/18日是個奇妙的日子,是多年來,除了出國以外,唯一一次放棄跑步的日子(就連老爹離開那陣子,跑步習慣都沒被中斷過)。一大早跟著研究室成員在校園裡進行畢業照團拍(或該說他們跟著我),中午YY作東請大夥吃飯;考量晚上研究室安排的謝師宴,其實最好的跑步時間就是兩者之間的下午時段。午飯後,YY不止一次地提醒我,一定要回辦公室;我答應了她。其實有一度,我曾經想過用跑步躲過與大家面對My Last Tribal Council的結果公佈;因為我知道已有不少人知道這個日子的特殊性,也有第一時間發佈、探詢結果的策略。我很高興大家的關心、卻也很怕面對這樣的壓力。不過,跟系上老師討論專案結束後,還是選擇乖乖回辦公室等待Tribal Council的結果公佈。
 
  早在6/18日前,人事室就已經有伙伴聲稱會在Tribal Council投票後的第一時間將訊息傳出,所以我知道辦公室氣氛是詭異的,但我不知道他們到底作了些啥;連沒值班的工讀生都窩在另一個辦公室裡,我想這八成一定有鬼。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下班時間就要到了,我想這Tribal Council應該舉行很久吧!就在快下班前,突然門外一股歡呼聲,YY帶著一群人從門口竄出,恭喜聲不絕於耳,預先準備的拉砲、一堆碎紙花往我身上丟(不知道是不是同時在洩憤?!)。當下我還懷疑,到底結果確認了沒,還是這群人眼看著下班時間到了,等不及就自行作主?原來消息再由人事室在第一時間轉知秘書處,再由秘書處通知YY、…除了拉砲、一堆碎紙花以外,許多預先準備好的東西一一出籠,兩雙NIKE鞋(一雙是滿是賀詞的山寨版拖鞋、另一雙則是正版球鞋)、理事長與同仁致贈的盆栽、同仁們有點歪七扭八的毛筆字所作出來的紅聯、…
 
 
  6/19日上午,YY向我請了半天假、要了200元,說要去還願,我沒多問,我猜我知道是怎一回事。下午,臨時起意,買了一些點心先請大家分享我的喜悅。在人事室的第一站中,人事主任告訴我,從她擔任人事主任以來,從沒在意過哪個老師升等通過與否,唯獨這一次;而幾年來也從沒有秘書處的人會關心教評會的內容,也唯獨這一次,七早八早就有人打聽。聽了這席話,感觸很深;與其說,我興奮於Tribal Council出爐的結果,還不如說我更感動於這群伙伴們的關心與用心。早知道前幾個Tribal Council結果的人也先後陸續表達對這個Last Tribal Council的關心,感謝你們,我的朋友們!
 
  我從副教授畢業了;但可惜,老爹不知道我畢業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