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為了老爸的事,回了一趟嘉義。除了告別式,這是我第二次親眼見到母親為老爸的離開落淚。當初,老爸走的當晚,老媽只是冷靜地透過電話告訴我「你知道你爹往生了嗎?」而我卻早在知道這消息前大哭過一次。
 
老爸走了,帶給我的難過超出我的預期,我以為,與老三的離開相比,我較能釋懷老爸的離開,但事實卻相反。N4告訴我,不要忽略直系血親對你的影響。昨天在納骨塔再次看到母親的落淚,我很意外,當下我以為我理解這是一切是怎回事。祭拜老爸後,老媽順便晃到一旁老三的靈位,我一旁看到她抽了紙巾啜泣。
 
我跟N4說,老爸的離開讓我難過的另一原因就是讓我意識到死亡其實離我們很近、而且越來越近,也許下一個就在某個時刻發生了。當人必須為死亡感到擔心時,整個心情、心態已經完全不同。我很擔心,下一個也許就是我母親,而我勢必更無法接受。這種想法很悲觀,但似乎又是遲早必須面對的事。
 
體貼的Jack老師在幾天前主動找我吃飯要安慰我,他告訴我一個讓我很震驚的體認:「我們現在是朝著越來越糟的趨勢走下去,而且這趨勢是我們改變不了的」是的,過了人生的黃金歲月,人生是每況愈下的,不管是自己或周遭的親友。
 
回到新竹,把「靈異孤兒院」看完後,深刻的感觸才讓我意識到,我一開始根本不了解母親為何先後在告別式與昨天那一刻落淚了。而我也更清楚為何在告別式上,我會哭得那麼難過;一切都變得很清楚。
 
我以為我擔心母親是下一個,昨天那一刻,我才意識到我該擔心母親不是下一個。如果人生真的是每況愈下的,我希望你能先帶走她,雖然我知道我們都會非常難過。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