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很尷尬的日子;不是因為它是13號星期五。
 
隔天,大年初六一早,地理師拿著厚厚的書跟羅盤,問著家裡每個人的年紀、生肖,翻一翻書、皺了幾次眉,脫口說了「就初十九吧」。「那農曆、還是國曆?」「看日子都是使用農曆」一旁禮儀師答腔。「那國曆是何時?」我們開始算了起來,是二月十三日。我心裡想著,嗯,是這天。
 
地理師禮貌性地問了我們,「將近半個月、十四天、兩週後,可以嗎?」我跟弟弟都沒有意見地點了頭。地理師也開始在他預備的表格上寫了起來,註明了選定的日子與時辰。老媽從外面準備一些喪禮必要的東西回來了,知道了這個被選定日子,「可以更早一點嗎?」「你們要更早是嗎?」「嗯,這些兒女都有工作。」「早一點的話,還有初十二,將近八天。」「恩。」就這樣,日子就往前挪動一週,地理師也重新謄了另一份表格。
 
今天只是一個日子,不是兩個日子,是你的日子,而我選擇用我的方法殺掉另一個日子;對我而言,今天是你真正的告別。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