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學生時代時,我犒賞自己放寒假、放暑假的方式就是到圖書館借一堆偵探小說來看。這些偵探小說中最吸引我的就是英國作家克莉絲蒂‧阿嘉莎(Agatha Christie)的作品,她筆下的偵探中,又以赫丘里‧白羅(Hercule Poirot)最讓我感興趣。我很希望自己能擁有他豐富的想像力以及清楚的思路與條理。
 
我所在的行政單位在九月起被指派針對全校所有捐款統一寄發收據、感謝函(不論校友、非校友),這差事也的確苦了YY,因為全校各單位大大小小的捐款其實筆數不少。剛接這個任務不久,我們就遇到一個難題;但與其說它是個難題,還不如說它是個有趣的習題。我們接到一個署名為「動感機機」的捐款收據(如下圖),學校出納組不知道該如何製作這張捐款所對應的收據。這張單據捐款額不算多(扣除劃撥費後是NTD 1480),對方也沒留下任何聯絡地址、電話,我們僅知道對方叫作「動感機機」。初看時,自己心中有種被作弄的惱怒;但仔細一想,就算是蓄意作弄,對方也的確捐了一筆錢,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一種甜蜜的作弄。愛作弄人的我,不由得想反作弄回去(當然YY也是愛玩的)。
 
 
我初步的想法是,若真的可以找到此人的聯繫資料,我們一定要直接打電話過去問「喂~請問動感機機在嗎?」,必定要殺個對方措手不及、啞口無言、莫名其妙、...!我跟YY當時就是這樣盤算的,彼此心裡都不自覺地開心起來(唉~愛作弄人的個性!)。但我們面臨的一大考驗就是「誰是動感機機」?
 
看到「動感機機」一詞,有些人的直覺聯想就是此人愛看"蠟筆小新"(因為漫畫中有「動感超人」一詞、小新又愛玩自己的雞雞、...)。我的想法是,這名字應該有對方身份的玄機,很可能對方是與本校"動機系"相關的人士。其次,此張郵局劃撥單上有個重要的戳印,上面透露了匯款人是在高雄匯款的,捐款人勢必與高雄有地緣關係(好吧,我承認,波麗士大人我的確是看多了點~);最後,劃撥捐款算是件麻煩事,願意劃撥捐款又幽默地出此一招的,我想應該是有錢有閒的年輕人(中老年人應該不會開這種玩笑,有問題的中老年人選擇的是裝瘋、難纏、製造問題,而不會是捐款)。綜合以上邏輯,就可以歸納幾個重點:
(1)對方是校友、而非一般社會大眾:我們僅有校友資料,所以要作一個這樣最基本的假設。
(2)對方可能是動機系畢業的:若自己系上畢業的,我想勢必就是寫「動感公公」或「聖誕老公公」了。
(3)對方可能戶籍地在高雄:基於工作地點、...等其它地緣因素在校友系統中更難被查到,所以我們姑且這樣假設。
(4)對方可能畢業不到十年,或甚至更短,不到五年:我當時說,對方應該沒有工作歷練,否則在現代高度工作壓力的環境下,我相信能有這種幽默感、閒情逸致的人是少之又少(當時想著想著,我發現自己從被作弄的惱怒轉為抽絲剝繭的有趣,也更喜歡這位捐款人了)。
 
若我們的假設是對的,那符合這些條件的捐款者就是:「畢業不到十年、戶籍地在高雄的動機系校友」,符合條件者其實極為有限,但前提是我們的假設必須是對的。而YY也就開始著手進入校友資訊系統查詢符合條件的校友;因為校友資訊系統無法以戶籍地作為查詢條件,所以YY是調出近十年畢業的動機系校友資料逐一比對居住高雄者。眼尖的YY發現,這些人中有一人的住址為「左營新莊*路」,與匯款的「左營新莊郵局」相仿,此人也就成了我們當時的第一目標,或該更明確地說,是我們的唯一目標。YY循著手機打電話給對方,無奈無人接聽,一種挫敗感莫名產生,偵探遊戲也宣告終止。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也都淡忘了這檔事。
 
2008年的最後一天,YY請工讀生幫忙整理歷年校友捐款資料;工讀生看到這筆資料時笑了出來,YY才又把這個塵封的經驗重述一次,還調出當時的那張匯款單。也因為這樣,YY又重新再燃起當時的好奇心,重新調回當時鎖定的對象,想要一舉成擒;反倒是我,覺得事過境遷,現在再玩這場偵探遊戲時機點似乎已經不適合,心裡想的是:「這樣好嗎?!」。但同樣的結果發生了,這次YY一樣得到對方沒有接手機的挫敗。正經不了太久、玩心又起的我就提議,何不試試對方的戶籍地電話?當然我們的說詞就必須由「喂~請問是動感機機嗎?」改為「我們想要確認身份並寄發捐款收據與謝函」。
 
YY撥了電話,詢問接電話者與我們鎖定對象的關係,並告訴接電話者這一切的過程,也得到了一些結果。接電話者是我們鎖定對象的母親,她也證實她兒子的確捐曾款給學校(當時我心中的OS是「OH!YES!」),據她說法是有一天她兒子突然說他要去捐款、而捐款郵局就在她家附近,她才知道此事的;但她並不知道她兒子留了個「動感機機」的署名(想必她是一陣苦笑)。她也認為我們可以不用寄發收據給他,他這樣署名,大概就是不希望被知道捐款。我們也從這位母親口中得知,這位校友今年剛從另一個知名大學的碩班畢業,目前待業中,而她接電話當時,這位當事人也在家中。
 
「Bingo!」想不到我們一舉中的;但很奇怪的情緒也因此在我心裡發生。破了案讓自己有種成就感,也覺得這過程是一個我們與素為謀面的對方一種很幽默、有趣的互動與過招(雖然我們從沒真正跟對方通話過、見過、互動過),但知道對方在待業的狀況,還是花了時間作這種風趣的捐款舉動,其實自己心裡是有一點不捨的。
 
雖然我不認識你,但相信以你的幽默與誠意,你會找到伯樂、找到適合你的工作的!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