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節,自前年起,對我而言,就不再是個讓人全然認為是個值得歡欣鼓舞的日子,因為兩年前的妳選擇在平安夜走了。
 
那時候起,耶誕節就是個讓人矛盾的日子;你的離去,是再多交換禮物、再多耶誕卡片所掩蓋不了的事實、淹沒不了的記憶。有時候,我會想,「當初如果....,結果會不會....?」、「如果現在你在....,會不會....?」我知道,這些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但情緒上還是不自主地作了許多不同的揣摩。
 
老媽變得不再來我家查勤、檢查內務、帶了大包小包我可能擺了N天之後就會丟掉的東西、....,某種程度對我而言這是個利多的消息。但聽老媽講起,只要到我家,就會想到妳,她會難過。是的,我家就是老娘跟妳的面交地點,妳們倆總會一南一北地在我家會合、打掃我家(雖然我壓根覺得我家乾淨得很)、彼此帶走面交的食物。我承認,我當時很厭惡這檔事,我個人認為這是對我個人作息的干擾;沒想到,這卻成了我心裡酸酸卻帶點微甜的回憶。
 
我最近常常騙自己,經濟這麼不景氣,妳走了是好的;至於是對妳好的、還是對我好的,我不知道,也許都有吧。
 
兩年了,我好像開始忘了妳了;但卻又好像更想妳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