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怪獸家長」這個字眼,是跟辦公室的太太們吃飯時YY提到的。巧合地,上週末,WW硬碟剛好有這部日劇,我二話不說就把它抓過來,目前正打算慢慢把它看完。
 
怪獸家長描述的故事是家長、校方、老師、學生之間的互動關係,主軸是家長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參與"(或該說"介入")學校的教育事務。今天上午,跟Christy聊到一些跟學生互動的狀況(這好像是我們蠻常聊到的話題),也許就像學生聚在一起會講老師壞話一樣,老師聚在一起,也是會聊彼此面對學生的一些感觸與抱怨;也因為這樣,我欠了一篇Blog文章,但這篇文章不是要回應這件事,而是另一種感觸。
 
印象中,我爹娘應該都搞不清楚我在學校作啥事,除了每次考試第幾名以外。當然,這也是我自己的問題,是我自己從沒真正跟他們分享過自己在學校的狀況,包括各種決定也不會過問他們的意見,他們能知道的,就是決定結果,然後,有機會把我帶出門時,就見縫插針地宣傳我的學業表現。因為家境因素,娘沒受過正統教育、爹只有國小畢業,我知道這宣傳過程對他們的意義是啥,雖然當時的我常會因此覺得非常羞赧。
 
老爹在自己常寫字的桌子前貼滿我們的獎狀、成績單;幾年前起,我發現,連我的求職自傳都被貼在上面了;我實在不知道他哪來那些東西的(獎狀、成績單、甚至自傳),八成偷挖我書包的成果,而我也從沒問過他。自從上報後,在一樓的鞋櫃上,竟然多了一張被彩色、放大的剪報,我一度想把它撕下來,因為自己的報導出現在鞋櫃邊實在太奇怪了!我想這一定是老爹希望所有進出家門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YY因為減重上自由時報成為"自由之星"後,她公公會把剪報小心翼翼地折在口袋裡,據她說法,是她公公打算逢人就提媳婦上報的事;我都還一度為此事笑她跟她公公。但幾個月前回嘉義時,我發現我沒資格笑YY了,因為我發現我老爹也作了類似的事,我赫然發現在我老爹摩托車的置物箱裡,也有一份我的剪報,而且還是護貝好的(這點我爹作的比YY的公公專業),意義是啥,我想不言而喻。不過看到的當下,自己心情卻是相當複雜的,我啥都沒說,又把它擺了回去;我不知道,它還會存在在裡面多久,也許直到老爹騎不動Motor為止吧。
 
以前,我爹娘沒有能力、沒有機會當怪獸家長,我有點遺憾;現在,我很慶幸。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