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NSC網站公佈一項得獎訊息的當晚,就陸續收到校內外老師的恭喜,是一種喜悅、也是一種欣慰。
 
看著校門口電子看板秀出自己的名字,算是體會到阿貴為何會認為自己換了一個新學校有必須得個獎才能對新校系有交代、完成使命的意思。收到學校單位送來的花籃,才真正意識到這個獎項的指標性意義、真正有那麼一點為校系創造一點榮譽的使命感。與先前因為過去求學背景而被報導的經驗相比,意義全然不同(光是恭賀對象與族群就明顯不同)。
 
今天上午BC告訴我,清大首頁有我的照片,這才知道得獎訊息已經上架為清大首頁故事了(http://www.nthu.edu.tw/newsphoto/97news/hotnews-970909.php)。報導的內容有八成是我先前提供給YM主任的稿件資料,非常感謝YM主任送了最大的篇幅給我,還自己幫我加了另一段紀錄。但看了被節錄的內容,我還是向YM主任提出了一個不情之請,我希望能保留我原稿的一段文字,沒等我說完,YM主任就知道我可能要保留哪段文字、甚至猜出我願意犧牲哪段文字來補上我期望保留的文字。YM主任告訴我,因為當初她選擇砍掉那段文字時,心中是掙扎的,但我感言的對象太多,所以即使在給我最大篇幅的前提下,她還是選擇性地刪除掉一些我最原始的感言。雖然我希望保留的文字還是被小幅變更,但實在著實感激YM主任有效率、且沒有刪除原版本文字的狀況下,幫我補上我期望保留的文字(也就是說,現在公佈的版本是修改過後的第二版)。
 
 辦公室裡的太太們畢竟是太太,竟然重點全擺在我提供的照片上,啥臉色太黃、頭髮中分、...%^&^%*&%^*$。太太們!我又不是要選美!(更何況我覺得照片也沒那麼糟糕吧...)
 
總之,感謝了,大家。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