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小白給了我兩張她外拍油桐花的照片,讓我想起,除了攝影課的外拍的課程外,我從沒真正為了攝影而去攝影。
 
生活裡用到相機的機會就是跟同事、朋友、學生的聚餐、生活紀錄,實在稱不上攝影。我人生第一次自發性的外拍攝影,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次,發生在上週日。那個週末,竟然有種衝動想帶著相機搭高鐵到花東地區去亂拍一通,順便破除自己還沒搭過高鐵的不良紀錄。我不知道這個想法是否只是衝動情緒下的一個理性藉口,因為搭高鐵根本到不了花東。理性戰勝了到花東亂拍的衝動,在週末將結束的黃昏,理性作了讓步,讓衝動沒魚蝦也好地獲得滿足;我帶著相機去南寮開始我生平第一次的自發性外拍。
 
我沒想到南寮會有這麼多人,我的外拍興致也因此頓時減了一大半;好在有一處沙灘就像處女地般沒有什麼人煙,我可以很方便地玩我的構圖遊戲,邊拍邊檢視自己的拍的畫面,興致又降低了,因為結果跟自己預期效果有不小落差。回到家,下載到電腦、命名,我想我今後應該都不會再看這些照片了吧。
 
上午,小白向我要了我外拍的照片,我才重新又看過一次那些照片,並且對這些照片突然有了不一樣感覺。照片紀錄的不只是畫面,還紀錄了當下也許看不到的情緒,但暮然回首,卻又招然若揭。
 
照片真是神奇的東西,在不同時間點可以給人不同的畫面、不一樣的感觸。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