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考試放榜了,又是上榜新生找指導教授的時刻。有時,主導新生與指導教授關係成形與否的因素不是新生本身、不是老師,而是在各個研究室的舊生。
 
上午Amy在辦公室裡,提到他們研究室的舊生如何處心積慮讓一位「正妹」新生進入他們研究室裡。我反問他,你們這群舊生有想過,自己也曾經是被人家挑、被人嫌惡不是「正妹」的角色嗎?我得到的回答是:想過,但我已經進來了,所以換做我來挑了。
 
我的研究室學生加上今年新生,也算進入了第八個新血加入的年頭;幾年下來,也看到很多舊生對於加入新血的第一反應。「ㄏㄚ/,你讓他進來喔?」、... 或是對於結果面露失望,面對這種反應,我心裡常在想,當初你也曾是別人心中失望、想要篩出的角色之一。有時舊生為了吸引(或阻止)某一個第一印象讓人感覺良好(或不佳)的人(取捨標準通常是外貌)進入自己所屬的團體,會選擇提供有違自己真正想法的資訊給對方,這過程其實是對新生很大的不尊重,也辜負了新生的信任。相信易地而處,沒有人會希望自己被以不當的準則給篩選、或甚至欺瞞;但當自己真正有機會時,卻又成為了自己當初不喜歡的角色;原因只因為「多年媳婦熬成婆」。
 
在一個階級的社會裡,階級較低者往往可能需要被迫接受高階者不合理對待,在那個當下,相信大部分的低階者都是對高階者滿是抱怨、認為高階者也曾身處低階身份,何以不能將心比心?甚至暗暗的告訴自己,有朝一日成為高階者時,不要成為那樣的高階者。但一旦成為高階者,是否能真正堅持當初的自我期許?還是以「多年媳婦熬成婆」來合理化自己原本所不齒的行徑?
 
「將心比心」往往是無權者對有權者的期待,但有權者對於無權者所採取的態度卻是「多年媳婦熬成婆」;這樣的結果往往只是惡性循環的衝突。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