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眾人之事也。
 
每到選舉,就常聽到一些因為政治立場不合而產生的家庭風暴(今年聽到最慘烈的家庭風暴例子就屬YY家族的故事了)。在研究所時代,我對選舉還算熱中、關心,漸漸地,從上次總統大選後,我就不太對選舉感興趣。今年,我一度以為我可以樂得選情很冷,應該不會嗅到太多選舉的訊息。但最近一週,MSN上的暱稱、朋友談論的話題,似乎慢慢又呈現這股選舉熱。而且,出乎意料地,是女性熱於男性;是因為我已經漸漸身處在女人堆中?還是因為馬英九的女性魅力發酵?還是...?
 
八年前,我把票投給了阿扁,而我原本一直以為我四年前也把票投給了阿扁;直到今天黃昏跑步時,我才想起來,四年前我投了一張廢票。很奇怪,平時不關心政治的爹娘(姑且容我稱他們為愚民、村姑),每到總統大選,都有一套自己很振振有詞的邏輯、論點,我都很懷疑,這些觀念是誰給他們的?他們哪時有這麼Strong的政治論調了?我猜,他們除了總統候選人以外,連哪個政治人物是藍、哪個是綠,他們都搞不清楚,還振振有詞地想要動搖小朋友的決定。
 
我也好奇,政治的偏向、立場似乎是個敏感的話題,不該明說?我們可以大喇喇地談我們崇拜哪個偶像、支持哪個球隊、喜歡哪個品牌,但講到偏好哪個政黨、哪個候選人,似乎就變得曖昧隱諱;但大家也似乎試圖在別人的隻字片語中,揣測對方是藍是綠、是深是淺。在辦公室裡,我冷不防地問了小丙,他有沒有要回老家投票、要投給誰,YY說我的問題太敏感。說實話,我不太懂Why?! 別人問我要投給誰時,我往往支吾其詞,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投給誰,而不是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的選擇。以工業工程的職業病來看待,每個候選人的政見、看法、主張都自有自己的目標函數(Obj. Func.),但若這目標函數遙遠到對我沒有太直接關聯時,在我看來都是無價(=沒有價值)的。
 
有候選人可以被視為亂開選舉支票、有候選人可以被視為毫無政見;有人可以被視為誠信有問題、有人可以被視為只會挖人隱私、造謠;有政黨可以被視為私吞黨產、有政黨可以被視為國產通黨產;同樣一件事,用不同觀點,都可以產生正面、負面的解讀,眾人之事成了一場混戰。好像選舉一到,政治人物都變得跟小朋友一樣地你罵我太白、我嫌你太黑(雖然平時也蠻常這樣的);你告我一狀、我回你一句;而旁邊搞不清楚狀況的小朋友為了挺自己朋友,也加入混戰;結果,旁人卻被迫要從這兩個像在吵架、無理取鬧的兩個小朋友中挑一個出來當模範生、當好學生,真是個強人所難的問題。我覺得選誰比工作中所面臨的決策問題還難,因為我找不到評估指標、找不到評估方法、我也沒有敏感度辨別真偽。所以,只能繼續廢票一張聊表我的無奈,讓別人來幫我選擇吧。
 
只是,最近的新聞實在很無趣;朋友一個個返鄉投票(唉,我的投票地點就在我家樓下),MT、DD也不會來新竹,整個週末變得無聊而無趣;感謝小白,熱心幫我找到球友(如果你出來選,我投你一票)。唉!政治真的是眾人之事,連不沾鍋的我,生活也受到了影響。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