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多前,剛到DYU任教時,我每天很高興地起床、6:00AM到DYU工作。
 
當時DYU周邊多的是農田,而我租的地方就是在農田的中央。我承認,騎摩托車在大村鄉的第一晚就讓我後悔我怎會選這樣一個地方工作?因為騎摩托車在路上,撲面而來的是一陣陣的蚊子,而不是微風。申請網路、電話、電視,都被以沒有線路接到我租屋處而被拒或暫緩,也就是剛到DYU的那一陣子,我就形同處在一個資訊孤島中。所以,每天我都很興奮地迎接一大早到學校工作。當時,心很定、事很少,我可以慢慢地雕琢我的投稿論文,我可以一個字、一個字斟酌,我可以開心地跟學生互動,從沒真正擔心過什麼。那是我進入職場以來最富熱情的一刻。
 
在那環境下,生活很快樂、很愜意,但沒有憂患意識、沒有顯著成長。進入NTHU等於讓自己快速成長,在很多時候,都很希望自己能夠重現當時那種對工作高度熱情的情緒;有時候,我會認為我是被迫作我不想作的一些雜務,這些雜務讓我無法保有我原始的工作熱情或抹煞我的工作熱情。沒錯,我是個受害者。
 
上週末,這種熱情情緒某種程度再現了。究其原因,我並沒有減少任何任務,但情緒卻不一樣了。其實,對工作少了熱情的原因在我自己,不在於工作本身、不是工作的內容扼殺我原始的工作熱情,而是我自己沒有讓自己去接受那些任務、去喜歡那些任務、願意去作那些任務。當我願意發自內心地接受那個任務,而不是受迫害者心態時,我不但可以作得很好、甚至作的比較快樂。
 
「被害者心態」讓自己深潛心裡的抱怨有了合理化的理由,但我又忘了,這些都是我自己選擇的,我並沒有被逼迫去下任何決定。無庸置疑地,我絕對是個受害者,只是加害者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