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到了,Email、MSN充斥「新年快樂」的訊息,不管是來自熟的、不熟的、有聯絡、沒聯絡的工作夥伴或朋友,我想應酬成份大多高過新年快樂的本意。
 
週日就已經回嘉義過年,因為回家沒啥事可作,所以對我而言,這回家時間已經過早;但在我娘心裡,學校早已經放寒假,這麼晚回老家,不在她可理解的範疇,而我也懶得解釋。回到老家,三餐、水果、...都是端到自己面前,唯一可以作的事就是一直以來的跑步習慣。
 
老家附近沒有啥學校,所以跑步地點就是環繞老家附近的田邊。今天,一貫的路線,卻多了一個突兀的身影。在跑步路線的一號省道邊,多了一個臨時搭設的攤位,一張供桌大小的桌子上擺了白蘿蔔、幾個簡單青菜以及幾張春聯,沒有任何遮蔽,只是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坐在機車上看守著。這一幕之所以突兀,是因為刻板印象中這樣的情境應該搭配的是中年婦女或老人,看到這一幕,心裡第一個直覺是:台灣經濟好像真的很不好、M型社會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等我跑過他時,我知道他嘴裡冒出了幾個字,隱約聽到好像是「恭喜...」(因為當時聽著MP3),不管內容是啥,從他暖暖的微笑我知道應該是好話、而不是令人不悅的話。
 
這條路線,我必須跑兩趟才能跑滿一般習慣的30分鐘,所以早在第二趟之前,我就提醒自己,再經過時,我一定要聽清楚他到底會跟我講啥。「新年快樂」,他在簡陋的小攤位後方、微笑地向我揮了揮手。在寬闊的六線道(甚至更寬,嘉義在這段的路特別寬),這小小的攤位顯得相當渺小、他的存在更顯得卑微、冷清,他主動與暖暖微笑更凸顯這句「新年快樂」的張力與暖意。
 
「新年快樂」我回給了他相同回應,這是我今年收到最有感受的「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