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攝影班的結業式,等週日把展覽作品拿回,應該就全然地跟這個攝影班脫節了。
 
今晚的結業式,也是頒獎典禮,不知啥麼原因,這堂攝影課的後期,我的副教授頭銜就成了班主任公開揶揄的對象。「你是副教授咧,怎會不知道『格放』是啥意思?」、「副教授命題怎可以這麼沒水準」(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我要丟了喔」這個命題讓原本可愛的畫面更可愛)、... 今天更是被調侃的對象,幾次下來,我已經不知道他是真的認為我拍不好、還是開玩笑的。今天,要結束前,他還要我上台發表感言,但得到的結果卻是後悔讓我上台。
 
周三晚不用再趕到竹北上攝影課,週末也不會再有外拍的行程,這是一種解脫,但卻也好像是一種小小的惆悵。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