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真是烏煙瘴氣到極致,尤其今天下午來自某人的一番話,讓我價值觀受創、情緒低沈。想不到,晚上的攝影課讓我短暫排解了我的這段低沈。
 
幾個月的攝影課已經接近尾聲,今天我們必須繳出三十張以內的作品,供老師觀摩、評選,全班六十多人,繳照片出席的應該一半左右吧,幾百張(應該不到千張)的作品攤在桌上,不但壯觀,更是對自己作品的汗顏。Goldie說看到大家攤出來的照片,覺得自己的照片弱掉了;雖然我戲謔地回了她一句:不用大家攤出來,我就覺得你的照片弱掉了,但我心裡有跟她一樣的感受,就是覺得自己選的作品好像蠻遜的!
 
這幾天我花了不少時間檢視自己可以繳交的三十張作品,幾經取捨我選了以下照片:
 
第一次領略到數百張照片在幾位老師評選下是這樣殘酷的事,五位老師很快地分別從數百張照片中挑了他們覺得OK的作品(我想約莫百張吧),然後大家再去數百中找回屬於自己的屍體(也就是拿回自己沒被選上的作品),每認到一張,其實就難過一次,30張照片我就認回了25張,實在有點失落(現在想想,這數字其實已經算不錯的)。老師們為了讓大家有翻身的機會,讓學員大家可以也自選一張再擺到候選作品中(並鼓勵我們選自己的作品),讓他們有機會再被評選一次;因為上課前,辦公室的成員對於瓢蟲的「最後一根稻草」有所偏愛,所以我選擇相信這些夥伴的慧眼,把它再選入到候選照片中。
 
候選照片中再篩選一輪,形成入選照片的87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結果那張「最後一根稻草」又殘忍的被刷下(證明辦公室成員跟我的眼光都還不夠專業)。87張被編號的入選照片中,再次被篩選出金牌獎*5、銀牌獎*10、銅牌獎*10、優選*20的作品,這輪我的「日光森林」被刷下,但其餘四張卻篤定進入優選以上的獎項,對於這樣的結果倒是讓人滿意地有點意外。幾經篩選後,竟然得到一個金牌獎、一個銀牌獎、兩個優選。我的同學Goldie也用了我教她的後置搶了一個金牌獎(我一直嘲笑她使用後製的作品,其實我的照片也有一些後製處理)。
 
晚上吃飯時,我跟Goldie討論這個結果,其實,我跟她還是不懂,為何我們的作品得了金牌獎,而得了金牌獎的作品也不是最滿意的作品(至少對我而言如此),而我的其他銀牌獎、優選作品也不是我比較鍾愛的作品,甚至一度考慮將它們摒除於三十張繳交的作品之外。班主任在公佈得獎作品時,「我要丟了喔」還引發一陣嘻笑(沒水準的Goldie竟然說這像A片台詞),因為實在沒想到這張照片會有出線的機會(雖然我還蠻喜歡那個FU的),所以才隨便給了命題。
 
專業工作受挫,沒想到卻在非專業的攝影獲得一些肯定,也算是一種小小慰藉。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