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Tammy的Blog中反思自己用了太多時間處理藤木,用了太少的時間來思考並解決問題。
 
下午,運動會後,YY問我:你在整理今天相片對不對?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一直以來,趕快把照片處理掉,把一個過去的事件整理、結束掉,是我保持的原則。而這原則也成了許多朋友與久未聯絡的朋友知道我又幹了啥好事的方法,他們知道我會即時地將一些自己學校生活的照片Update。但我今天卻為了處理人的事,而完全忘了這個原則。在往攝影課的路上,我反思自己,為了在意「人」而耽誤了自己多少更該努力的事、更可以經營的事?而我的在意卻僅是庸人自擾、沒有邏輯,甚至本末倒置地忽略了自己更該在意的人與事。
 
運動會結束後,兩個大單位的夥伴半開玩笑地質問我,「為何別的單位運動會結束後去聚餐,中午的便當與飲料怎能打發我們?」我說:我不是大主管,我得到的答案卻是:「我們是衝著你的面子去參加的,你來之後我們才參加運動會的」「那也等同是大主管來到單位後你們才參加運動會的」我回應。
「你當初來央請我們參加,...」
「但你們也都一再推卻,...」
「別人得獎都會分獎金、請客,我們得到什麼?」
「我只有自己長跑得獎的一面獎牌、200元圖書禮券,圖書禮卷已經給了研究室學生,只剩獎牌一面,你要,你就拿去,反正我還有很多...」
「我們去加油,你才會得到獎牌的...;沒有啦,他還沒來之前就一直得到獎牌」
「我拿到這個獎牌時,你們好像沒有在場邊加油喔...」
「這樣我們明年不要參加了,...」
「我也沒得到什麼,不是嗎?」
 
也許,這些都是玩笑話、也許這是當真事。從前一年全心投入籌畫、準備大單位的運動會,到今年半被暗示地邀集大家參加運動會,而實際籌畫、張羅都是YY默默扛起的狀況,我在想,這過程我到底真的沒得到啥、還是我真的有得到啥?除了不負責任地攬了這個任務,讓YY某種程度接著擦屁股的愧疚,以及感念大家願意抽個時間一起以團隊的名義參與活動、競賽之外,我真的得到了啥?我真的欠了大家啥?這是我該在意的訊息與人物?還是我該Ignore的玩笑?
 
今天的攝影課內容頗精彩,但上攝影課時,我卻讓自己反思這個讓人茅塞頓開的盲點。越來越發現自己有很多事沒以有效率的方式做完或被積壓著,我以為是事情越來越多,但其實,我只是讓自己庸人自擾地被一些自己無聊的在意所困住,而荒廢了真正有意義而且該經營的人與事。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