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上班時,就接到來自「大老闆」辦公室打來的電話,通知我一早要去跟「大老闆」開會。
 
面對這個訊息,我早有準備,但心中依然擔心、緊張。早在上週四時,「小老闆」就告訴我「大老闆」要我陪同「小老闆」去會見他談一些業務的規劃。當時,「小老闆」的話語對我而言是語帶模糊與保留(至少我這樣以為),我心裡揣測八成是「大老闆」對單位的業務有些質疑或不滿。猶記當時回到辦公室後,自己整個心情都沈了下來,還跟YY、Tammy討論了我的顧慮、我的沙盤推演,這幾天也一直期望這件事會”不小心地”被「大老闆」忘記而石沈大海。
 
我提前幾分鐘到「大老闆」的辦公室前,發現原來除了「小老闆」以外,「中老闆」也會參加此次討論。時間一到,我尾隨「中老闆」進入「大老闆」的辦公室(這是我第一次進入「大老闆」的辦公室,心裡想,原來「大老闆」的辦公室長這樣)。「大老闆」指引我們坐下,面露一絲絲的微笑(在我心中,「大老闆」一直是嚴肅、喜怒不形於色的),有一點點化解我的緊張與憂心。一坐下,「大老闆」就誇獎單位的表現(我還是懷疑,這是為後續的責難先作緩和嗎?),我還是拘謹地謝謝「大老闆」的讚賞,但心裡還是想著等一下該怎跟「大老闆」報告我事先已沙盤推演的問與答(焦慮的我連相關資料都印好、帶著了)。
 
「大老闆」一直講著與單位業務關聯較低的工作項目、述說著他的想法,他全程的心情感覺起來比平時我所以為的還要溫和、愉悅,我幾乎沒講啥話,就只是記下他講的話(因為我不敢直接眼對眼看他,怕會看到他可能不高興的表情)。好笑的是,過程中他還請「小老闆」幫我一下,看我記的東西對不對(確認一個人名正確性)。
 
看來會議好像要結束了,真的嗎?!怎跟我想的都不一樣?「大老闆」下了個總結,目前單位的表現很好,但希望可以繼續思考他提到的工作。臨走前,他問我,單位裡到底有多少人,我的「一個人」答案讓他楞了一下,還允諾若單位缺人手可以再安插人力。雖然我並不覺得單位需要安插新人力,但對於「大老闆」的體貼,我還是有所感動。步出他辦公室前,他迸出了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問題:「這些工作會不會影響你的研究?」我發出會心的一笑、沒有回答,「中老闆」、「小老闆」主動幫我回答了這個問題。其實我當時心裡想著,由「大老闆」口中主動提出這個問題,這個工作是否影響我的研究已經不重要了。
 
對我而言,擔任行政主管後,一共歷經三次不知名的震撼教育。一次發生在校行政會議(當天還是我的生日)、一次是三月底的校資深顧問會議,都是被欽點的主題,主要需面對學校一級主管、資深顧問報告單位的業執行務概況。之所以稱為震撼教育,是因為在報告前自己總預期可能會有排山倒海的意見與批評(加上自己不段被提醒,過去相關會議的經驗,一級主管報告人也常碰的一鼻子灰,二級主管更要有最糟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結果,得到的卻是讓人相當有成就感的反差。
 
這次震撼教育如同先前兩次一樣,我帶著忐忑、憂慮的心情參加,卻帶著上揚的嘴角與滿滿的新任務離開。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