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研究室慶祝踢球日的時間好像比較長,從9/26日的飛鴿傳書開始、到9/28日的研究室蛋糕慶祝、晚上「風城之月」的聚餐、風野喝茶與拆禮物。但也因為「風城之月」聚餐的剩菜太多,就相約隔天9/29日在我家把剩菜熱了當午餐;結果為了消耗掉「剩菜午餐」,大夥決定採用懲罰方式以殺手遊戲、大富翁產生輸家,期望把剩菜吃光。
 
 
有時候自己會想,從小願望就是在大學教書的我,到底期望的是啥?升等為正教授?把書教好?把學生指導好?有豐富的行政歷練?還是塑造一個學術專業以外的良好師生互動關係?說實話,我每一項都想要做好,但也往往需面臨目標取捨的問題。曾經有幾個年輕大學老師聚在一起,曾討論過師生關係的問題;有人告訴我,以他在國外求學的經驗,他選擇僅保有跟學生在學術專業上的互動,而不去介入彼此在學術專業以外的個人空間。我想,這個選擇沒有對與錯、只有捨與得。
 
在教師節的日子,若有人知道自己的教職身份,我常常可以得到一句「教師節快樂」的祝福,即使說者無心,聽到的當下往往會讓自己開心地會心一笑;有時候自己認識或熟悉的學生會稍來一通電話、一個簡訊、一封Email,看到的當下往往有一股暖暖的窩心與甜蜜;但Lab724的學生往往作的比讓人開心地會心一笑、讓人感受暖暖的窩心與甜蜜還要多,他們創造的往往是可以保存一輩子的回憶;一個讓人覺得「當老師是幸福的」的美好回憶。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