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雖然過程經常很無趣),可以讓原本認識的人更熟,也可以認識新朋友。
 
多年前在DYU跑步時,操場邊另一個食工系老師告訴我,我的最後一圈跑了多久。當時讓我訝異的事有兩件:一為他怎會認識我?二為他怎偷偷幫我計時了?幾週前,在光華國中跑步結束後,場邊的Mr. Chen也湊過來告訴我,我全程跑了多久。我也很訝異,他竟然幫我計時了。
 
今天,在學校操場跑完步、在司令台邊作收操時,看到場邊一個拉筋的「跑步練家子」(在我的定義裡,穿著很短的短褲跑步的人就是「跑步練家子」)正偷偷的為剛跑到終點的另一個「跑步練家子」計時。這一幕讓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我打算繼續觀察下去,想確認這是一種隱性的競爭、還是兩個「跑步練家子」本身就是朋友(我還真是無聊...)。
 
跑到終點的「跑步練家子」在場邊休息,而偷偷計時的「跑步練家子」還是若無其事地在場邊拉筋。等到跑到終點的「跑步練家子」休息夠了、重新站上起點時,我發現偷偷計時的「跑步練家子」又偷偷按下馬錶(那偷偷摸摸的樣子實在太好笑了),跑到終點的「跑步練家子」很快地跑完一圈,看到達終點時,我看偷偷計時的「跑步練家子」還若無其事地在一旁拉筋,我以為自己先前的解釋都錯了,沒想到,就在跑到終點的「跑步練家子」踩上終點線的那一剎那,偷偷計時的「跑步練家子」竟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按下馬錶、結束計時,還用斜眼看了一下馬錶上的時間。我猜,我得到我要的答案了,所以我終於可以離開操場了。
 
在生活中、工作中,人或多或少會偷偷設下自己的假想敵、競爭者、或模範。而這些假想敵、競爭者、或模範可能是生活中、工作中的伙伴,不過很多時候,自己心中的這些假想敵、競爭者、或模範,可能都不知道已經被自己觀察了;更甚者,有時連我們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心中已經偷偷立下了某些假想敵。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