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當朋友有不如意、有難時,我們常會以「反射式的標準答案」回應給對方。當我自己有不如意求助於人時,很不喜歡得到這種「反射式的標準答案」回應,我會懷疑對方到底是否有同理心或真正搞清楚我的問題(即使對方並沒有責任對我這樣做)。
 
凌晨,還忙著改研究生的每週進度報告時,Samba送了MSN訊息給我,問我怎樣安慰他的一個朋友。
 
Samba:我的朋友在網路跟人家聊天,結果交換完照片後,被人家丟一句話:『你這個醜女,也不照照鏡子,自己長什麼樣子,噁心醜女』,這對她傷害很大。
我:事實上咧?
Samba:普普啦,不是我的菜
我:那以一般人角度來看咧?
Samba:也不醜阿,就很平凡,但是對方真是太惡毒了。只是看他這樣受到打擊,自己也難過。
我:那就這樣告訴她啊,就真真實實地告訴她你的感覺,你哪可能一下就讓她情緒平復。這種期待是緣木求魚,過一陣子她就會(也才會)釋懷。
Samba:也是啦,hope so!可是不知道她要多久才能解。朋友也只能在旁邊安慰他
我:這種挫折不會是她人生的最大挫折。我可能會告訴她,人生真正的挫折還有很多,不必要為了這樣一點的言語批評而難過太久。我覺得她這時候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比較貼近實情的講法。(就你所述,目前的批評是Over了)
Samba:??難道跟她說『hey 你其實長的普普~~』
我:不是,真誠一點!我可能會告訴她,雖然你不是我的菜、不是個大美女,但我要講句實話,你真的是一般人普通長相,並不是像他講得那樣不堪。為這種誇張的人的一句話難過太久,吃虧的只會是你自己。
Samba:這樣會不會造成二次傷害阿
我:我個人覺得還好,如果照你先前講法,你總不可能跟她說其實你長的很不錯。我覺得那種欺騙的善意謊言,若對方有自知之明,甚至可能認為你純粹在安慰她,而懷疑她自己也許真的就像對方講得那樣不堪。若你講不出這種話,我建議你就不用安慰她了。
Samba:ok ok 那我跟他說喔
我:因為安慰只是讓她感受你在轉移這個問題(言下之意這問題真的存在),我會選擇誠實地告訴她這問題不存在。
Samba:BINGO~~~
我:通常安慰的前提是,這問題存在,所以要轉而用別的角度來看這問題或以別的事來弱化受創者對這問題的感受。
我:For example,某人被說『你字寫的好醜。』若你安慰他,不會啊!我覺得你有別的優點或你畫圖畫得很棒;這不是暗示他你也覺得他字好醜。除非你可以舉得出他字不醜的例子。
我:所以我要你說實話就是要你舉「她人不醜」的例子(如有人誇過她不錯、有人喜歡過她之類的)。
Samba:呵  她不是我的菜  所以我只能說她普通,不過她身材很好 這就是你說的轉移了
我:你告訴她 她身材很好?!我若是當事者,我是不會開心或獲得安慰的,代表我真的長得很糟。
Samba:!!
我:她若覺得你的實話還是尖銳的,你就把我剛剛的邏輯告訴她吧
Samba:我一開始的確有說:『但你身材很好』 = =
我:這叫幫倒忙,再捅一刀。
Samba:@@ 我不是故意的
 
有時候,人出於善意以及人生的教育經驗,面對朋友的難題往往會出現反射式的善意謊言或標準答案,這種不假思索的回應,有時只會讓人更難過。面對「我很煩悶」的朋友,你有多少次給了「放下手邊的事,出去走走啊」的安慰?面對「我這次表現很糟糕」的朋友,你有多少次給了「沒關係,下次再多努力就行了」的安慰?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