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昨天弄丟大潤發置物櫃的鑰匙後,今天,in some sense,我又弄丟了另一串鑰匙...
 
晚上九點左右,打算離開辦公室回家,但卻找不到每天陪伴自己的那串鑰匙,我猜,應該是插在我的機車上吧。早上為了顧好從家裡運來的兩鍋滷味,全副精神都在那兩鍋滷味上,一定因為這樣把鑰匙落在機車上忘了拔出來。果不其然,機車上被貼了一張「機車鑰匙未拿走,管理員幫你收起來,放置管理員室」,原來被送到自強基金會的管理員室。只是,時間已晚,管理員室已經一片黑,好在,我沈重的「降落傘背包」有備份的機車鑰匙(所以背包像降落傘不是沒有道理的)。
 
心裡想了想,沒有這串鑰匙,對我的生活差別多少,諷刺的是,我只需要機車鑰匙(真不懂自己每天帶一整串鑰匙的目的是為哪樁)。是的,我不需要家門鑰匙(當然不是有人為我等門),因為我出門是不會鎖家門的,只有當我回家時,才會把家門鎖起來。以前在DYU時,有學生知道我這樣的個性 ,就曾直接開我家門將作業塞進我家,等我回家時批閱。當然我不以為現在是門不閉戶的大同世界,但每每遇到別人問我為何不鎖門時,為了搪塞別人一連串的質問,我的答案通常是:「當我離開家後,家裡有價值的東西沒了,我何需再鎖門?」我想,這個答案可以讓人決定結束這個話題。
 
我想,鑰匙的目的是給人方便、而不是給人不便。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