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遲到,所以寧可早到,也不要錙銖必較地去估算準時的前置時間,以免因為臨時突發狀況,而讓自己遲到。
 
因為自己早到的習慣,所以常可以有機會看到一些會議的準備過程。有時早到時,燈、空調未開,我心裡就會懷疑這承辦人做事的細心度;有時到場時,工作人員一團忙亂布置、發資料、... 自己心裡也會偷偷對這群工作人員評下負分。有時到場時,會議現場一切已安排妥當、準備得宜,工作人員也神色從容,我就會對這個承辦團隊打下正分。
 
研究生畢業最重要的一關就是口試,有時提前到口試現場時,學生已經一切安排、布置妥當,甚至已經在一旁預演,那我對這學生的慎重其事打下正分。有時到場時,學生還在張羅投影機、慌慌張張地印投影片、東奔西跑、...我會懷疑這學生管理自己的能力到底是怎樣的水準,而對應的論文水準又會是如何?我承認,我有負面的印象。
 
有時候,我會看到口試學生自己一個人忙進忙出、分身乏術(漏了文件、缺了表、還要安置口試老師、...;這種情況,以在職生最容易發生),我往往會很好奇,他Lab的同儕或學弟妹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大日子?怎沒有任何人主動地伸出援手來幫助他?還是他人緣太糟?還是這學生本身就是獨善其身者?內心裡產生了很多問號...我想,一個研究生念了幾年的研究所,要不是應該有能力自理大事,就是該有充分的資源協助他;要是這研究生曾經以學長姐身份幫過學弟妹、研究室同僚,那又何以這些受過幫助的人沒有主動地伸出善意援手呢?
 
每當口試開始,這些後台的分數已經悄悄地被帶進口試場合....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