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時,為了不想再重新補考,苦撐老師要求游泳池橫向來回40M自由式,是「半溺水」的情勢下完成。因為那種「半溺水」的感覺,讓我對游泳有不小恐懼。
 
上大學修游泳課時,當時清大游泳池好像在裝修,所以體育老師帶大家去交大上游泳課,冬天時,配合交大游泳池的開放時間(僅有晨泳),必須清晨六點去交大游泳,早起、寒流、下水(冷水)都是讓人苦不堪言的記憶,讓我對游泳的印象依舊負面。標準池的五十公尺長度的兩個對岸,對我而言,一直是那麼遠。很長的一段時間,不休息地游完50M,就像心情一樣,時好時壞。直到某次偶然的機會,念水警系的弟弟畫龍點睛地修正我划水踢腿的步調,我很快地從100M、200M、...,進入到1000M,現在游完1000M自由式已成為下水的基本任務,對游泳也不像以前那樣抗拒,但也稱不上喜歡。
 
 在這樣的學習背景下,報名游泳比賽對我而言需要勇氣(去年我已經放棄過一次),雖然已可預先想見參加比賽的教職員不會太多。為了避免自己臨陣退縮,所以很早我就報名、練習。今天比賽前,工工系的學生竟然在游泳池臨時起義,找我一起報名四式混合接力,無疑是加重我的心情壓力;但想說既然抱著改變自己心態的本意自己,那就逼自己改的徹底點吧,我答應了這些學生;想當然爾,我只能負責最後一棒的自由式。這個校隊比例最少的臨時成軍隊伍,還雜了一個老師、女生,我們自然只抱著參與、玩樂的心態,但我壓力還是很大。當然,結果是最後一名... 不過,我卻非常興奮有了這次的經驗;我想,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由自由式時手腳動的頻率最快的一次吧。
 
之後,教職員100M自由式裡,三個參加的教職員只有我不敢跳水(沒辦法!國中有同學跳水後,頭部有一陣子無法轉動),真糗!但沒想到,真正糗的在後面,完成前五十公尺轉身後,我竟然不會換氣了(就像國中半溺水的狀態),這種「失憶」就好像人偶而會不小心忘了自己的手機號碼一樣。划了幾次還是無法以正常頻率換氣,我竟然就停在半途(實在太糗了!),真是始料未及的結果,游完後,還被泳池一旁的體育老師笑說:「還有游一半休息的喔?!」雖然如此,我還是比預期墊底的結果還樂觀(第二名),看了時間紀錄,也比以前自己測得都還要好。
 
比賽完後,有種解脫的開心,不是因為名次、不是因為成績,而是這一些小小的經歷,其實是我的大大突破。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