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甄試的季節、又到了要為學生寫推薦信的時刻,遇到學生申請學系較多者,往往覺得自己像在作家庭代工,撇開寫推薦信稿的過程不談,套信紙、信封、用印、黏貼等,份數一多,其實也不是人幹的。但是,若能對學生有所幫助,這種過程也算是一種甜蜜的負荷。
 
今天我收到一封索取推薦信的Email,一字不漏的原文如下:
「侯建良  教授您好,
我是清大工工大四的學生 ***,
最近在準備推薦甄試, 希望教授能夠幫忙寫推薦信.
謝謝!
**」
 
看到這樣的請託信,我不由得產生不悅的情緒。一來我沒有獲得充分的資訊來決定是否寫推薦信(雖然我好像不曾拒絕過別人找我寫推薦信的請託)、二來我怎覺得這是一種命令的口氣。至少我應該有權利知道到底希望我寫哪些校系,我總認為請託別人幫忙,讓別人下決定前有充分的資訊是應有的態度(即便是平輩亦然)。為了確認自己的反應是否Over了,我找了些學生來測試對這樣信件內容的反應,好在,我的反應是正常、合理的。
 
現在的學生,寫信越來越缺乏基本的禮儀,寫信不給稱謂、不署名、講話沒頭沒尾已經似乎成了常態,更別提信件內容詞不達意、語焉不詳。時代真的變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