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月初起,各種奇怪的機會都莫名地找上我,工作環境變得不一樣不說,生活突然變得比平常忙碌,每天睡眠時間都很短。一回甚至在從桃園火車站到當地某個學校的汽車上,短短的行程,竟然能睡到不省人事,還要同車人把我叫醒,虧我上車前已經喝了好多杯咖啡跟茶... 生理狀態之累,難以言述。
 
這陣子去了許多技職院校訪視,在休息時間與學校的一級主管、甚至校長閒聊目前與未來的大專院校生態,各校的學生在近幾年來已大幅銳減(與少子化及大專院校成立過多有關),甚至在可見的幾年內將有一波大專院校報考學生的最低點,預料很可能會有學校因招生不理想而被迫退場。有主管甚至語重心長地說:「即便最低錄取分數為零分,部分學校都還得擔心沒有學生來念。」這雖然是一句玩笑話,但卻也揭露了學校所面臨的招生隱憂。
 
技職院校面對這股隱憂除了加強招生外,更重要的就是積極強化自身體質,呈現自己在諸多院校中的特殊性與領先性。當然了,這股重擔自然會落在對學校競爭力指標有舉足輕重影響的老師身上。技職院校校方對老師的要求標準並不亞於研究型大學太多,甚至部分績效指標的要求是師法自研究性大學。然而面對生存的危機,甚至可能有學校老師可能願意降低帳面鐘點的方式維持工作權,怕的正是自己沒有忙碌的機會。
 
能忙碌是福,代表自己取得了一些機會。我曾懷疑自己是否自不量力地攬了太多責任在身上、搞得自己很忙碌,現在我必須學習更享受忙碌。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