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是個很矛盾的現象:「要反對主流價值,需先讓自己成為主流勢力裡的一員」。也就是說,若你要反對「考試論英雄」這種價值觀,你要先讓自己夠會考試,這樣你的反對比較能被接受。你要反對「以發表論能力」這種價值觀,你要先讓自己會發表。反對主流價值前,要先證明自己反對主流價值的動機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而不是因為黔驢技窮的自我脫罪之詞。要反對考試,要先證明自己能考試,而不讓人質疑你的動機是因為不能考試而反對考試、自私地讓原本主流價值轉為對自己有利的價值觀。
 
反對主流價值的動機若被解讀為「讓自己的價值成為主流價值」,那僅是一場主流價值、非主流價值的一場混戰,大家的本意都是自私地捍衛自己的價值、甚至讓自己的價值成為主流價值;但並非代表反抗者的價值就是對的,畢竟很多價值是沒有對錯可言。
 
這種「要反對主流價值,需先讓自己成為主流勢力裡的一員」的心態,很容易讓人成為主流價值中共犯結構裡的一員。漸漸地,在鞏固自己於主流體系中的地位、準備蓄勢待發反抗主流價值的過程中,共犯身份反讓自己在主流體系中獲得好處;成為既得利益者後,就漸漸忘了自己原本想革命的初衷,甚至被共犯者所形成的主流思想所同化,即便自己也曾認為這些價值是不正確、不健康的。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