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接到秘書長打來的電話,這是我將近一年的行政主管生涯第二次接到他的電話;早先一通是告訴我要在行政會議向校長等一級主管報告單位的業務;這個責任本身是對我的一種肯定。
 
今天這通電話,秘書長講得很含蓄,他告訴我,YY最近也做了不少事,幫她記個嘉獎吧。雖然我不清楚要幫YY記嘉獎我該做些啥事,但第一反應就是快樂、快樂、快樂。來到這個單位後,自己後半年獲得的肯定遠多於自己在教學與研究表現,單位被肯定的光環常無形地被加到自己身上,雖然YY會為我高興、不會計較,但心裡多少覺得對YY不甚公平。今天秘書長的提議,我的高興不亞於別人對自己的肯定。
 
掛了電話,我嘴上對YY說,「這樣增加我的工作咧,我還要幫你寫報告!」但這個負荷,其實是一種甜蜜的負荷。以前,研究室學生是跟我有革命情感的伙伴,現在,我的革命情感伙伴多了一個又是上司下屬關係、又是朋友關係的YY。
 
很久以前,YY告訴我他不在意是否獲得嘉獎、獲得優秀行政人員,但我相信,她一定非常高興於這項肯定。而我也為自己革命情感伙伴獲得肯定感到開心。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