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與N4的娘見面時,她就開始跟我聊起她失婚的種種,好像我已經很了她的狀況,她說她也不知道為何一見面就能跟我聊這些事...
 
從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任教職...,都有太多認識很久卻不熟、永遠缺臨門一腳踏進對方心靈深處的朋友;這種朋友,往往在一群人的時候可以跟他打成一片,但是當只剩兩個人時,卻又是繃不出啥話的一陣尷尬,巴不得趕快冒出一個第三者來化解這種無形的陌生。但也有朋友就像磁鐵的另一極一樣,馬上一拍即合,好像感情在某個Moment就突然升級一樣... 這種朋友,即便是很久沒聯絡,還是很容易catch up with you...
 
這陣子,跟一些失聯的朋友突然又取得短暫的聯繫外,也因為媒體報導的關係透過Email、MSN認識了一些新朋友(但我不知道該不該界定為「認識」)。我想對這些新朋友而言,我的意義可能是個解惑者、或是基於好奇使然而想知道我這個人是啥玩意。反過來看,這些朋友對我而言,代表的頻率也不一樣,有人可以起共鳴、有人卻是點頭之交...
 
自從老三走了以後,我試圖在調整自己的頻率,也許她的走讓我太震撼、太疑惑,我不希望自己成為另一個老三...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