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一度由理性轉為非理性、再由非理性轉為理性的過程中,我重新檢討自己到底怎麼了。當下,我很清楚意識到自己對現況有那麼高度的不滿,才會希望透過彩券來讓自己擺脫現狀。但我真的應該對工作如此不滿意嗎?我相信我己擁有一個不少人會稱羨的工作,但為何我自己卻沒能看到它值得喜歡的一面,心中僅充斥負面的情緒?同時間,我對於自己一度鄙夷的排隊人潮有了悲憐,我想他們一定也是一群不滿意現狀的人,亟待透過彩券讓他們「翻身」,彩券是他們獲得綺麗未來的少數機會。我想,跟他們比起來,自己實在沒有資格對自己的現狀感到不滿意。
 
當時我開始提醒自己應該試著看到這個工作的「美麗面」。我也不是從沒有對工作充滿熱忱,記得剛到大葉時,我每天都一早六點很高興地到辦公室工作,充滿動力與能量。曾幾何時這種能量已經逐漸消逝,工作已從樂趣與權利變轉變為責任與義務。我必須重新找回當初剛到大葉時的那股熱忱,而且打從心底地喜歡自己的工作。
 
剛出社會工作的學生有兩極化的反應,一種是極度不適應工作,還沈溺於學生時代的自由;一種是極度喜歡工作,認為自己在享受學生時代所未經歷的挑戰。不管哪種人,日子一久,工作情緒不是充斥責任的侵蝕、就是充斥無聊的侵蝕;每當這個Moment發生時,就必須學習利用正面態度與解釋導引自己以正面的態度重新面對工作。
 
當年寒假後重回崗位時,一次跟研究生聚餐的機會中,我的研究生告訴我:「如果我中大獎,我就不唸書了,老師你就少一個學生了...」。我不假思索地回應他們:「如果我中大獎,你們也必然會少了指導教授...」;我想誰都可能、都可以對現狀不滿。工作環境本身不盡然是讓工作是否值得開心的主因,自己看待工作的態度才是讓自己快樂工作的要因。工作的美好不是工作環境所創造,而是自己態度所形成,自己必須學著去尋找工作所蘊含的快樂,而不是由工作來告訴自己快樂源在哪裡...
 
自從寒假的那次經驗後,彩券對我一點誘因也沒有。不是我不想要中獎,是因為我不需要中獎...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