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諷刺地,在你走後七個多月的今晚,我才更深刻意識到你過得是怎樣無助、難堪的日子。
 
記得在電話這頭問妳那個問題後,妳毫不猶豫地就哭了,我知道妳在等別人發自內心、主動地伸出援手,而不必一再難堪地啟齒;當時的我,只有惻隱之心,卻沒有更積極地伸出援手,即使伸出援手對我而言是那麼的容易。週末回嘉義,看到一張張貼在牆壁上的照片,我不知道有哪幾個燦爛笑容下,是隱藏著這種無助與難堪。
 
這種無助與難堪,我只承受了一晚,而妳卻承受了好幾年;我的無助與難堪只有一個人知道,但這些年來妳卻必須讓很多人知道,即使別人不懂。
 
Sorry! 也許我早該讓妳知道,在驕傲地、高姿態地幫助妳的同時,在我心裡其實只有對妳的悲憐與疼惜。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