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狼乖」這個字眼讓我輸了一頓飲料...
 
幾週前,跟大學同學Goldie、 Robert到TSMC打羽球、籃球。為了我一個「給狼乖」的怪腔怪調,我們賭上一頓飲料,兩個聲稱道地台灣人、高雄人的傢伙沒聽過這種台語,認為我一定發音不正確、或是根本沒這個字眼,而跟我賭上一頓飲料,賭法就是若我能找到一個聽過這字眼的人,就由我獲勝。結果,問了我認為台語不錯的朋友得到的答案都是沒聽過,而我也輸了那次賭局。
 
即使輸了這場賭局,我還是很容易逢人就問有沒有聽過「給狼乖」這個講法;因為我很難以相信,這個我有記憶以來常被我娘用來唸我的字眼,竟然沒有人聽過;雖然我從沒正式問過我娘那是啥意思,但我猜應該是代表「桀敖」、「固執」、喜歡跟我娘唱反調的個性。只是,這麼多年來,難道我一直聽錯了?我承認,在「講國語」時代的訓練下,自以為「好學生」的我,自然不敢講台語;當時教室後面還有一個名單列表,講上一次台語就會被「正」字標記,對我而言,那不是罰錢的問題,而是道德的恥辱,所以講起台語來還頗容易讓人覺得怪腔怪調(近幾年已多少改善了一些)...
 
難道「給狼乖」這個字眼真的是我多年來的錯覺?...即使很多人給我的答案讓我失望,但我還是「給狼乖」地不跟我娘確認這件事,即便它是最有效率、最直接的作法...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