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晚上各趕了一場婚宴,可見昨天是大好日子...
 
婚宴上,秘書長寒暄地說:學期快結束了,不用上課,應該會比較輕鬆了;我笑笑點頭稱是。我有點訝異,秘書長教學多年,還是依然覺得每週幾小時的課並不輕鬆。幾週前,單位裡的聚餐中,一位同樣具有教職的兼任主管,因為午餐後有課,似乎坐立不安。單位的組長問他:教了這麼多年書,上台應該很輕鬆吧!他說,他每次上課前都會胃痛。雖然,我不確定這位老師說的是真是假,但多少讓我釋懷...
 
上課或上台演講前,自己總會有很高的機率拉肚子,我一直以為是自己比較容易緊張的性格使然。每當告訴朋友,一週只有三小時、六小時課時,總會被羨慕地認定一週只要上台靠嘴巴講個幾小時就有薪水,而我也往往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三小時、六小時背後所需要的更多小時的準備與壓力:要想清楚每個環節該怎講、該問啥問題、該舉啥例子、台下的人又可能會有哪些反應等;所以只好選擇跟朋友一起嘲弄這每週三小時、六小時的工作;就好像我也一直誤以為資深老師不會有這種壓力與負擔一樣。
 
寫於本學期最後一次上課之前一日。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