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跟我一樣選擇放棄了。
 
幾個月前,我放棄對一個人的信任,YY知道此事,但可能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可能因為我是主管,YY不方便詢問太多我為何選擇放棄這個人;我也基於不想因為自己解讀方式而影響別人的看法,而不願對此事多作著墨。面對一個不敬業的人,我當時(一直以來也是如此)選擇不再把工作託付給他;有人說我很呆,這樣不是讓不敬業的人更稱心如意嗎?我當時面對這類反問時的回覆是:我認為對這種人的最大懲罰,就是不讓他在這件事上學到教訓。相反地,有些人可以從很簡單的提示中得到很好的學習或警惕,昨晚,我就透過MSN誇獎一個工讀生越來越敬業的表現,在我心中,就會認定這是一個值得信任、可以受教的人。
 
今天在我到台北出差的時間裡辦公室發生了一些瑣事,透過MSN,YY告訴我她懂了我為何放棄這個人。同樣地,她也選擇放棄了對這個人的託付,YY說她要自己學把原要託付這個人的工作自己學習如何去作。
 
跟YY對於很多事上有很大的默契與共識,我們同時卻又是具有互補作用的兩個個體;今天,我知道,我們的默契還發生在對人的放棄態度。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