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純說我沒看開,其實這並不全然是看開、看不開的問題。
 
其實,我要的只是一個有誠意的Sorry。收到這封信的隔天,我沒想到那學生主動來找我談,還對自己的信作了道歉;我不知道這學生為何知道此事,因為在我的認定裡,這Case是我全然不奢求道歉的個案(所以我選擇不回信),我猜也許是某學生看了Blog後轉知給他吧。
 
在教職生涯裡,自己很多態度的軟化都來自於學生有誠意的道歉,當然,還有一些在我認定裡尚欠我道歉的個案;人都會有錯、失誤,更何況是還在學習階段的學生。錯誤不是無可彌補,只要能有誠意地表達歉意,總是有修補的機會。
 
人可以有犯錯的無知,但不可以沒有認錯的勇氣...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